• <rp id="bs9mr"></rp>
    <rp id="bs9mr"></rp>

    <rp id="bs9mr"></rp>

    1. 孝感唯一新聞網站
      新聞熱線:0712-2477859
      廣告服務:0712-2477859
      主管:中共孝感市委宣傳部    主辦:孝感日報傳媒集團
      又是一年母親節 追憶我的母親
      2021-05-09 10:18:49    來源:凱風網


       

         我叫宋順利,今年44歲,家住吉林省輝南縣朝陽鎮愛國街。我母親叫馬世艷,1953年生人,生前是縣工商企業綜合公司職工。
       

        母親年輕時工作特別要強,不甘落后,經常加班加點,樣樣都搶在前面,多次被公司評為先進工作者。年紀增大后,受家族遺傳影響,母親血壓高,心臟也不太好,得經常吃藥維持,這或多或少影響了工作。母親向來不服輸,她想把身體盡快調整好,把耽誤工作的時間奪回來,于是在1998年5月,有著強烈健身愿望的母親,在同事朱大姐的勸導下開始習練“法輪功”。
       

        經過一段時間的練功打坐,母親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身體從未有過的舒服感,精神狀態也比以前好多了(后來才知道這是體育鍛煉加心理暗示雙重作用的結果),這就讓母親覺得“法輪功”是個神奇的功法,妙不可言,比吃藥打針強多了。從那以后,母親對“師父”李洪志佩服得五體投地,言聽計從;對《轉法輪》更是反復閱讀,偏聽偏信,幾乎達到了盲從的地步,再也不吃藥打針了。
       

        轉眼到了19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李洪志被通緝,癡迷練功的母親怎么也接受不了這個現實:“師父”李洪志是神醫,《轉法輪》是良藥,神醫良藥“治病”有什么過錯?
       

        母親心里一直不服氣,單位領導和同事多次來家里勸說都沒有用。相反,母親還長了脾氣,她索性請了長期病假,再也不去上班了。2000年7月,母親響應“師父”李洪志“走出去”“護法”號召,坐火車進京上訪,回來后又和功友一起多次散發“法輪功”宣傳品,進行所謂的“弘法”活動。由于觸犯了國家法律,受到了相應的制裁。
       

        母親練功后,一直宣稱“師父”李洪志是“大師”級人物,是曠世良醫;《轉法輪》是超常規科學,是濟世良藥,她和“法輪功”已經生生死死分不開了。母親經常和我們講,人在世間所有生病和一切不幸都來源于體內“業力”,說到底這才是“罪魁禍首”,這種東西也只有通過練功打坐才能逐漸排除。換句話說,就是只有成為“大法”弟子,經過“師父”恩準和“法身”保護,才能消災祛病,永葆平安無事;“大法”弟子在練功打坐中自然而然地排除了體內“業力”,就像體育鍛煉出汗排毒,增強免疫能力一樣,效果是異曲同工的;吃藥打針只會把“業力”重新壓回體內,起不到根治的目的;吃藥打針治病是一時的,最多只能起到緩解作用,而練功打坐治病是一世的,是從根上解決問題。
       

        練功后的母親,生活在三五成群的狹小練功圈子里,再也不和外人接觸了。就是家人,她也懶得多說一句。每天在家練功,出去還是練功,別的事情什么都不做了。有時深更半夜也不睡覺,她嫌小屋熱,就在客廳里摸瞎乎練功打坐,嘴里還念念有詞,不知道在嘀咕什么,挺瘆人的,夜間上廁所我們經常被她嚇一跳兒。
       

        從母親身體健康考慮,我和媳婦沒少勸說她,讓她注意身體,不要沒白沒黑地練功,要適可而止,要有個度,尤其老年人體育鍛煉更應該是這樣。說輕了,母親根本不聽;說重了,她就抄起特別晦氣的難聽話,說我們是阻止她練功的“魔”,將來一定要遭報應的。后來。我們和母親之間很少有言語溝通,她也不主動和我們說話。倒是見著自己的功友,馬上眉開眼笑,話匣子打開,嘮個不停。氣得媳婦跟我說,咱們都沒有她功友親。
       

        母親的所作所為,的確讓我生氣,但遇上糊涂老人沒法子,我最擔心的還是母親的身體。父親早年去世,母親又住在我家里,要是由于我個人原因,粗心大意,照顧不周,母親有個三長兩短,我怎么能對得起死去的父親,再說在兄弟姊妹面前我也沒法交待?赡赣H死活不吃藥讓我們無所適從,心里暗自祈禱,如果練功真能保佑母親平安無事,也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
       

        2004年夏季的一個星期天,母親正在客廳里練功打坐,突然眼前冒金花,天旋地轉,一下子癱倒在地板上,呼吸急促,手腳和額頭直冒虛汗。我急三火四把母親背下樓,叫來出租車,和媳婦一道兒就近把母親送到醫院。
       

        經過檢測,醫生告訴我們,母親高壓170,低壓120,典型的高血壓患者,存在嚴重心律不齊,應該引起注意了,血壓如果控制不住,那可是致命殺手。母親在我們的強制看護下勉強住了幾天院,后來抓耳撓腮,如坐針氈,再也住不下去了。她說,這幾天住院吃藥打針,接受治療,已經很對不起“師父”了,還掉了不少“層次”,這都是罪過呀!
       

        回到家里沒幾天,母親又在功友的鼓動下,堅決不吃藥了。她把我從醫院開的心血管疾病類藥品,特別是降壓藥都原封不動擺在茶幾上。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桌上的藥品沒了,以為母親回心轉意吃藥了。后來一打聽才知道,原來,母親的功友經常來我家里練功,說她們一看到藥就鬧心。母親架不住她們天長日久經常叨咕,有一天趁我們沒在家,悄悄把藥打包,扔到了遠處的下水道里,氣得我們個把月沒和她說話。
       

        即便如此,母親的病還是讓我牽掛。后來我們就想了個笨辦法,在母親每天早餐牛奶中添加碾成粉末的降壓片,搖勻加糖掩蓋藥味。這樣延續了兩三年,效果也還不錯。后來我有一次放藥,不小心讓母親發現了,為此她和我大吵一頓。從那以后,母親看管嚴密,事必躬親,我們再也無從下藥了。
       

        2008年以后,母親由于不吃藥,她的高血壓癥狀又逐漸顯現出來,母親經常吵吵自己頭痛、沒有力氣。聽對門羅嬸說,有一天,母親練功回來,頭暈得厲害,惡心要吐,走到樓梯口處差點栽倒。后來母親是一只胳膊扶著羅嬸,一只胳膊扶著樓梯欄桿,費了好大勁兒,歇了好幾氣兒,最后是一步一步挪到四樓家里來的。
       

        我們知道后,要領母親到醫院檢查一下,母親搖著頭,回答得很干脆:“沒那個必要,我肯定沒事。有‘師父’‘法身’保護,我死不了。這是‘師父’考驗我的關鍵時刻,上次住院我已經犯了一把錯誤,可不能再犯第二把錯誤,F在我的身體有些反復,這說明我還沒有‘上層次’‘消業’也還不夠,還需要繼續潛心修煉。”
       

        2010年5月21日,吃完早飯,母親又和她的功友們一起在家練功,我和媳婦到大舅哥家幫干點活。大約上午10點鐘左右,我和媳婦忙完后剛進家門,頓時嚇一大跳兒,只見母親仰面朝天地躺在地板上,臉色煞白,人事不省。而她的五六個功友在旁邊發“正念”,嘴里反復叨咕著“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這幾句話,同事加功友朱大姐告訴我們,母親練功中突然昏迷暈倒,她們正在施展“法術”“緊急搶救”。我聽后氣不打一處來,連忙推開她們,叫來救護車,急速把母親送到醫院。但一切都晚了,母親因高血壓引發心肌梗塞不治而亡。
       

        又是一年母親節到來,而母親離開我們已經十一年了……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疑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在第一時間刪除,xgw888888@126.com]
      (責任編輯: 張高遠 )

      關于我們 企業郵箱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友情鏈接申請

      投稿郵箱:xgw888888#126.com (#改成@) 舉報郵箱:wlb@xgrb.cn 違法與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12-2477859

      建議使用IE7及以上版本瀏覽器

      Copyright © 2004-2018 孝感日報社·孝感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網備案證編號420901 鄂新網備字[0701]號 鄂ICP備05003937號-1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鄂備2014013

      鄂公網安備 42090202000008號

      欄目域名合作:0712-2477865 業務聯系:0712-2886406

      乱人伦中文视频在线,欧美换爱交换乱理伦片,欧美乱人伦中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