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bs9mr"></rp>
    <rp id="bs9mr"></rp>

    <rp id="bs9mr"></rp>

    1. 孝感唯一新聞網站
      新聞熱線:0712-2477859
      廣告服務:0712-2477859
      主管:中共孝感市委宣傳部    主辦:孝感日報傳媒集團
      一心只要《轉法輪》 家散人去落單身
      2021-05-17 07:51:30    來源:凱風網

         孫世紅恢復了正常人的生活,再次帶著微笑出現在眾人面前。在黨和政府的關懷下,她又像從前一樣,重新過上了按時上下班的安穩日子。她在人前總是笑呵呵的,讓人絲毫看不出心靈遭受過巨大的創傷。
       

        如今,五十多歲的她變成了孤身一人。她與丈夫離了婚。而令人備感痛惜的是:當初他們是從自由戀愛起步走到一起的。說到女兒,則更讓她傷心:這個獨生女兒連見都不愿意見她一面。
       


       

        不為別的,只因為她信了罪惡的邪教“法輪功”。
       

        孫世紅家住黑龍江寧安農場,原來在寧安啤酒廠工作。1990年,她與熱戀中的男友組成了幸福的小家庭;楹蟮娜兆邮翘鹈鄣,讓她時刻感受到和美與溫馨。等到女兒出生以后,母親的慈愛與責任感又常常讓她產生莫名的感動。
       

        愛家的日子是美好的,只可惜那段時光過于短暫。
       

        美好的生活于1996年被打破。那一年,孫世紅沾染上邪教“法輪功”。
       


       

        其實,孫世紅最初習練“法輪功”只是為了湊個熱鬧。當時,農場的“法輪功”人員三番五次地給她講練功這么好那么好,還不時給她送這送那。就這樣,她便迷迷糊糊地跟著人家去了練功點,身不由己隨別人比劃起所謂的“功法”。而讓她始料不及的是,這種湊熱鬧心態隨著練功的“上層次”漸漸被洗得干干凈凈,最后滿腦子都是荒唐的“法理”,終至于演化成對“師父”和“大法”的癡迷。
       


       

        讓孫世紅對“法輪功”著迷的是“師父”隨意杜撰的那本《轉法輪》。剛開始練功的時候,她只是在閑暇時間跟“功友”一起去練功點。隨著與“法輪功”人員的接觸漸漸增多,“法輪功”邪教組織肆意渲染的“末日”“災難”漸漸動搖了她的思想。為了逃避所謂的“世界末日”,為了去往“遍地都是黃金的天國世界”,《轉法輪》里那些“神跡”日益在她頭腦中顯示出“功能”,使她對“師父”和“大法”的盲目崇拜不斷“上層次”。
       


       

        往后,孫世紅越來越沉迷于練功和“學法”,“修煉”幾乎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內容。而那本邪書《轉法輪》則被她奉為“寶典”,把她一步步引向邪教深淵。她的生活被這本邪書弄得徹底顛倒:她把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練功和“學法”上,還時常去參加所謂的“弘法”宣傳活動,而工作反倒成了可有可無的事,家人的衣食冷暖也不再記掛于心。



       

        “真修”使孫世紅的親情觀念和家庭觀念日漸淡漠,不僅朋友紛紛離她遠去,就連與丈夫的生活也越來越不和諧。因為“修煉”遭到丈夫的反對,夫妻之間經常發生爭吵。
       

        “師父”在《轉法輪》里說,“修煉”就是要去掉常人之情。為了“修掉”這個“情”,孫世紅便什么都不要了,甚至包括自己的獨生女兒。她說,那時女兒還小,經常鬧毛病,可因為忙于練功“弘法”,她總是把女兒扔給丈夫,孩子發燒都不回家看上一眼。
       


       

        為了“長功”快,更為了得到“師父”的保佑,孫世紅還在家里墻上懸掛起“師父”的畫像和“真善忍”標語,每天對著畫像打坐練功。她堅信練功能使全家受益,更堅信自己是在“跟師父學做好人”,因為“師父”在《轉法輪》里說要“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
       


       

        1999年7月,邪教“法輪功”被政府依法取締。此時,逃到國外的李洪志連續發布邪惡“經文”,以“圓滿的最后機會”為誘餌,以“銷毀”與“形神全滅”相脅迫,蠱惑信徒“走出去”進行所謂的“護法”,甚至不惜以危險方式對抗政府、擾亂社會。這樣,就使得孫世紅不僅沒能擺脫“法輪功”的精神束縛,反倒讓本就迷亂的頭腦更加混沌。
       


       

        面對孫世紅的癡迷,丈夫反對其“真修”的態度更加堅決,愈加苦口婆心的給她以忠告和規勸,希望讓她懸崖勒馬,與邪教“法輪功”一刀兩斷。不光是丈夫,就連年邁的父母和年幼的女兒也近乎乞求的勸說她,試圖讓她在親情感召下回心轉意。但是,由于聽信了“師父”在《轉法輪》里說的“本來是件好事,他卻老是跟你過不去,其實就是幫你消業”,孫世紅對這一切全都不理不睬。她把親人們看成了阻擋自己“精進”的“魔障”,把他們的規勸看成了“師父”對自己的考驗。
       


       

        “弘法”路上的“精進”使孫世紅對“大法”的癡迷達到近乎癲狂的程度,她心里裝的唯有荒誕的《轉法輪》,除此之外別無他物。為了盡快去往“天國世界”,她瞞著家人拿出家中所有積蓄,交給“法輪功”邪教組織去印制反動宣傳材料。她拋棄了工作,一心做“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還不顧一次次遭拒碰壁,敲門入戶勸說人家退黨退團,而每一次得到的也總是正義的斥責。
       


       

        孫世紅說,驅使她如此賣力“弘法”的,是邪教“法輪功”極力渲染的“末法時期”“大災難”,還有“師父”隨意給弟子畫出的那張叫作“圓滿”的大餅。而說到“圓滿”,“法輪功”邪教組織又總是說“快了快了”。
       

        就在癡癡企盼“圓滿”快快到來的時候,這“快了快了”的囈語卻化成了無情的魔咒,迫使孫世紅的家境一天天走向敗落。孫世紅說,隨著“修煉”的日益“精進”,她的家境一年不如一年。她家原來種了十五坰水田,還有一些旱田,車子、房子樣樣都有。自從鉆進“法輪功”里,就不再一心一意過日子,每年還要交幾千塊錢的印刷費。“法輪功”邪教組織斂錢說是要印制宣傳材料,還有向信徒兜售書刊什么的,其實都是在變著法的騙錢斂財。
       


       

        “法輪功”對孫世紅物質上的剝奪,讓她的生活日漸困頓;而以邪教歪理對其精神上的控制,則使其家人的身心也連帶受到摧殘。孫世紅說,邪教“法輪功”有許多怪誕的禁忌,除了“消業說”杜撰出的有病不打針不吃藥,還有“去情說”制造出的不過夫妻生活,更為荒謬的是居然還有什么不吃蔥姜蒜。這些禁忌死死束縛著“真修弟子”的靈魂,更讓他們的家人無辜遭受熬煎。孫世紅的丈夫無法忍受這難耐的心靈折磨,而孫世紅則認為要想“圓滿”必須徹底“修去名利情”,這樣,一個從熱戀開始組成的家庭便被“法輪功”無情地拆散了。
       

        離婚后,女兒也隨丈夫離開了孫世紅。
       


       

        邪教“法輪功”還賜給了孫世紅另一個“福報”。
       

        長期不規律的生活和“消業祛病”執念,讓孫世紅的健康狀況一天不如一天,而她卻依然堅信“師父”會保佑自己平安無事,堅信《轉法輪》里編造的“法輪”“法身”“能量場”等都實實在在地存在于“另外空間”,并且,這些具備“特異功能”的“法器”也在時時為自己“發功”。
       

        2002年年底的一個早晨,孫世紅照舊對著“師父”的畫像打坐練功。練著練著,突然感到腹部一陣劇烈的疼痛。因為癡信“師父”的“法身”會給自己“清理身體”,她依然不顧疼痛繼續堅持“修煉”。最后,疼痛一陣陣加劇,終于讓她在“師父”的畫像前昏了過去。
       


       

        孫世紅的病是在醫院治好的。她說,她是在牡丹江紅旗醫院做的子宮肌瘤切除手術。出院回家后,本以為在一起練功的“功友”會來看望她,但等來等去卻不見有一個人上門。她說:那些人都是曾經的好鄰居、好朋友,不想練功練得這么無情!
       

        “法輪功”把孫世紅“修煉”成了孤家寡人。
       

        讓孫世紅產生孤獨感的還有她的親生女兒。女兒嫁到外地,一直也不愿回家看她。她曾讓大姐帶信讓女兒回來,卻很久也沒有等來女兒。
       


       

        她不怪女兒,因為她曾被“師父”“修去一切常人之情”。
       

        回望以前的家庭生活,孫世紅時常暗自悔恨。好在工作充實了她的日子,每天早晨,打開家門便是一片陽光。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疑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在第一時間刪除,xgw888888@126.com]
      (責任編輯: 張高遠 )

      關于我們 企業郵箱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友情鏈接申請

      投稿郵箱:xgw888888#126.com (#改成@) 舉報郵箱:wlb@xgrb.cn 違法與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12-2477859

      建議使用IE7及以上版本瀏覽器

      Copyright © 2004-2018 孝感日報社·孝感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網備案證編號420901 鄂新網備字[0701]號 鄂ICP備05003937號-1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鄂備2014013

      鄂公網安備 42090202000008號

      欄目域名合作:0712-2477865 業務聯系:0712-2886406

      乱人伦中文视频在线,欧美换爱交换乱理伦片,欧美乱人伦中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