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bs9mr"></rp>
    <rp id="bs9mr"></rp>

    <rp id="bs9mr"></rp>

    1. 孝感唯一新聞網站
      新聞熱線:0712-2477859
      廣告服務:0712-2477859
      主管:中共孝感市委宣傳部    主辦:孝感日報傳媒集團
      清明時節祭先父
      2021-04-02 11:00:26    來源:孝感網

        今年的清明節來臨了,我更加地懷念起離世已經五年的父親。
       

        父親出生于上個世紀三十年代伊始,不到三歲成了孤兒,是靠他的唯一親人——比他大兩歲的哥哥拉扯長大。起先我的伯父帶著他到處乞討,其境遇比《三毛流浪記》中主人公的遭遇沒有兩樣:衣服襤褸,蓬頭垢面,一手拄木棍一手拿一個破碗,常常遭人驅趕,有時遭人放狗追咬;吃了上頓愁下頓;風餐露宿,經常在寒風冷雨中瑟縮發抖……年齡稍大點后我的伯父帶著他去給地主放牛撿糞,身子沒有耙把長的父親每天傍晚回來時衣服里面是汗外面是糞。后來我的伯父帶著他去給富人做月活、打長工,富人一聲令下,什么臟活、累活都得在指定時間內完成。父親長期浸泡在寒冷、饑餓、勞累之中,身子長得又矮又瘦,經;疾,老叫肚子疼。在我三歲那年他因胃大出血被送進縣城醫院動了手術。也許當時醫療設施、技術水平沒跟上,也許術后休息、營養沒到位,胃病沒被治愈,纏他至終。
       

        落下此病根的人恐怕都曉得其厲害——易犯,難受。若在穿衣、干活、飲食、情緒……哪怕一個方面沒留意,胃就起反應,輕則脹,反酸,噯氣,茶水不想沾,渾身無力;重則惡心嘔吐,有時像針刺,有時像草把子搓,有時像撐開的傘一樣頂著,有時像鞭子抽……伴隨而來的是擔憂、恐懼,叫人惶恐不安,身心受煎熬。
       

        父親從不提起他的不幸童年和生活中的種種遭遇,也不訴說胃病之苦,哪怕在他胃病大發作時我們上前去問,他總輕輕搖頭。我們至今還不清楚他術后的胃病屬于哪種類型,也不清楚他的胃病發作時是怎樣的癥狀。我們只知道他的每日三餐與現在我的飲食一樣:要么面條要么稀飯;菜呢,全是蔬菜;冷的、生的、辣的、酸的食物,一概不能沾。盡管如此,有時白天飯后他坐在凳子上,一只胳膊肘立在大腿上,用手掌撐住額頭,耷拉著腦袋低聲哼著;有時晚飯后他躺在床上放聲地哼。我們只知道他成天打不起精神,老呲嘴咬牙,很少講話。我們只知道他臨走前嘴里冒出刺鼻的、泛著泡沫的黑色液體,手指無力地點著肚子,暗示他的胃里特別特別難受……那時我似乎看見一頭病懨懨的、瘦骨嶙峋的老牛在耗盡生命之際做著最后的一絲動彈。
       

        父母親組剛合成家庭時真可謂一窮二白,后來我們兄弟姊妹六人相繼出世,把貧窮推向重度區。為了養活我們,父親始終把疾病踩在腳下,從不把自己當病人,拼命干活。
       

        為了給我們一個固定的住所,白天他和母親在生產隊里出工,晚上借著月光或煤油燈光在收割后的稻田里忙碌,拖石磙碾地,放線,起磚;再把磚挑回來,碼上,用榔頭捶緊。磚一塊一塊地連,墻一層一層地加,終于從頭年冬月初到第二年春末整整加了四個月的夜班才砌成四堵墻,才有了能遮風擋雨的土坯瓦屋。母親常指著土墻說:“那時磚是濕的,每塊有一二十斤重,我叫你們的伯伯(我們那里管父親叫伯伯)不要挑,他就不聽,說靠我一個人不知挑到猴年馬月。最多時他一趟挑六塊,是走一步哼一聲,還邊走邊用左手上下來回地摸肚子。十分難受時他便坐下來喝些熱水,稍好了點后又去挑,一直和我挑到底。當墻砌起來時他瘦得能被一陣風吹走。”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我們那兒實行了家庭聯產責任制——分田到戶,為了種好那幾畝薄田農忙時父親幾乎成天趴在地里,有時連回家吃飯的時間怕耽誤。夏日的一個中午我端著一碗面條送往畈地里,離我家稻田不遠的地方便看見父親在挖田(分集體財產時為了抵債我家只好把耕牛的股份給賣了,從那時起田地都靠人挖)。隨著與他距離的接近,我越來越看得分明,父親的腰佝得很下,耙子舉得不高,動作沉緩?粗粗医蛔∨芰松先。父親滿頭大汗,嘴咧得大大的,牙咬得緊緊的,鼻子里不住地發出“哼”聲。我知道他的胃又不舒服,連忙把“飯”遞上去:“伯伯,您去吃,讓我來!”我接過耙把揮動起來,隨著“叭”聲不斷響起,水花不住四濺,有的濺到我身上感到涼涼的,剛開始覺得蠻有味。不大一會兒這種感覺開始消退,田地里有稻茬,比較結,得用力。有時耙子落到稻茬上一彈,膀子發麻,腦袋里發“嗡”,身子跟著發抖,腿腳軟起來。太陽呢,像有意與人過不去,無遮攔地照在身上,像針刺;四周熱烘烘的,身上的汗直往下淌,心開始發悶,身子漸漸招架不住。父親吃完“飯”后看了我一眼,揉揉肚子,低聲說:“你還小,快回去。”我二話沒說把耙子交給了父親。這一次我真切感受到種田不容易。當我回頭看看父親佝得更低的身子,感到他更加不容易。
       

        農閑時父親做起收破爛的生意。那時每天清晨他戴著草帽、挑著兩只籮筐出去,傍晚時分挑著滿滿的一擔廢品步履蹣跚而回。一個初秋的中午天氣突然刮起大風,接著下起大雨,雨一下就不停。那天傍晚父親破例沒回,我們擔心起來,便兵分兩路去接應。我們各自走了好長一段路,都沒見到父親,都迷惑起來:不知早上父親朝哪個方向出去的,此時該朝哪個方向回,這樣盲目地往前走能不能碰上頭?當時夜黑如漆,路面很滑,兩隊人馬都只好打轉;貋砗笪覀冋驹谖蓍芟碌淖呃壤锝辜倍帜托牡戎,每個人的眼睛緊緊地盯著院子門口。不知過了多久,一個歪斜的身影走進院門口昏黃的燈光里。“伯伯!是伯伯!” 我們不約而同地喊起來,紛紛沖上去,伸出大小不一的手去接下擔子,然后扶著父親往屋里走。父親一進屋就一屁股落在木椅上,身子馬上靠上去,后腦勺枕在椅背橫木上,然后閉上眼,皺緊眉頭,大口大口地喘氣,雙手不住地摸著肚子。他全身濕淋淋的,雨水像斷了線的珠子往下掉;單薄破舊的衣服緊緊地貼在身上,印出瘦弱的身子;兩肩上的衣服已經磨破,露出雞蛋大小的傷痕;他的褲管高高卷起,赤著腳,腳底沾著泥,腳背上劃出幾道口子,還流著血……那一夜父親“哼”聲如雷,他病倒了,一連病了好幾天。后來他的身體有所好轉又戴著草帽、挑著籮筐出去了。
       

        勞作之累、貧困之苦和疾病之痛常常匯合、交織在一起纏繞著父親,有時幾乎要窒息他,使他痛苦萬狀,但他從不怨天尤人,從不玩世不恭,更沒借機發泄。在外,他為人厚道,幫別人甚至是不顧一切;在家,他為人慈善,并從嚴要求我們。
       

        農村在年前有清理打掃屋子的習俗,意在過個干凈年迎來新年的大吉大利。每到年底左鄰右鄉都把清出來的能值錢的廢品送到我家來賣,母親和哥哥忙不過來叫我打下手。干長了,我就不滿,后來干脆把來人攔在院子外。他們見我不肯放行就吼道:“滾開!叫你伯伯來!我們有話向他講!”“他不在家,出去收東西了。”“早知道你是這個樣,我們不該來!”“不來才好。”“好你的屁!要不是你伯伯,我們才懶得來見你!”“我伯伯怎么樣?”“他好呀!”“他好?他有?”“他為人好。”“好在哪?”“他不搞鬼,不短秤,不踩價,男女老少一個樣!”我先是一愣,接著略有所悟。這時母親走過來拉開我的手說:“這叫不玩狡!做人踏實!”
       

        一個夏夜,離我家僅隔一條巷子的一戶村民家發火了,火光沖天,濃煙滾滾,煙霧很快籠罩了大半個村子。村里喊聲、哭聲連成一片。婦女、小孩都打起哆嗦。父親見了拿起水桶往外跑。站在院門口的三婆婆連忙攔住他:“你……你……身體不大好……不要去!”“哪能行?發這么大的火,我是男的,能干看么?”父親說著推開三婆婆的手,沖了過去;鹈畿f上屋頂,站在地面潑水無濟于事。人們趕緊搬來梯子,梯子一靠墻,父親就往上爬。生產隊隊長拉住我的父親的手:“上面危險,讓身體好的上去!”父親說:“多上一個人多一份力量。”父親說完撥開隊長的手率先爬了上去。經過幾個小時的激戰,大火終于被撲滅。父親回到家時嘴黑鼻子烏,全身濕透,咽腸氣短,邊低聲哼著邊揉著肚子。更沒想到的是,第二天一大清早他抱起放在我床頭邊的壇子,倒出里面的白凈凈的面粉,加上水,揉成團,叫母親烙成面餅。聞著久違的香氣,看著淡黃色的外殼,我的口水往外直流,忍不住伸手去抓。父親攔住我的手:“這不是給自家人吃的。”“那是給誰?”“昨晚發大火的一家。”“那我們啥時能吃上?”“再想辦法。”父親說完端著一筲箕面餅往外走,我望著他的背影,驀地讀懂什么叫幫人不顧一切。
       

        在家里,父親從不打我們。家里有好吃的、好穿的,他和母親都讓給我們。他身上的衣服都是我們穿過的,并且補了又補。胃病把他磨得那么苦,他很少花錢買藥吃,卻不惜一切代價把我們送進學校,日后成為有文化的人。
       

        大哥當兵復員后進入村委會擔任要職,我參加工作不久也進入領導層,每逢家人團聚時,父親總是語重心長地講:“公家的錢一分不能瞎用,也一分不能統。要多辦正事,多辦實事,多替別人著想!”
       

        如今,我們兄弟姊妹在各自崗位上都傳遞著正能量,其中多人入黨,有的還多次被評為“優秀黨員”,這些在我們那個偏遠的鄉村絕無僅有。
       

        在淚眼婆娑中我用顫抖的手寫下這段文字,用以祭奠那個生前用病痛的身軀哺育了我們、用高尚的人格熏陶了我們而沒有受過什么教育的農民漢子。我要把他的故事在我們這個家族中一代接一代地講下去。
       

       。ㄗ髡撸汉笔⌒⒏惺性茐艨h隔蒲潭中心小學 程武初 )


      (責任編輯: 李俊平 )

      關于我們 企業郵箱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友情鏈接申請

      投稿郵箱:xgw888888#126.com (#改成@) 舉報郵箱:wlb@xgrb.cn 違法與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12-2477859

      建議使用IE7及以上版本瀏覽器

      Copyright © 2004-2018 孝感日報社·孝感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網備案證編號420901 鄂新網備字[0701]號 鄂ICP備05003937號-1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鄂備2014013

      鄂公網安備 42090202000008號

      欄目域名合作:0712-2477865 業務聯系:0712-2886406

      乱人伦中文视频在线,欧美换爱交换乱理伦片,欧美乱人伦中文在线